全村一起搞出来的摇滚祭!《蚵子寮渔村纪事》纪录片

时间:2020-06-18

全村一起搞出来的摇滚祭!《蚵子寮渔村纪事》纪录片

书与青鸟,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,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,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、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,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。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,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,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,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,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。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,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。

港口边的沙滩上矗立一艘渔船,来自全台各地的乐团以它为背景开唱,台下上千名听众随着音乐摆动。从白天唱到黑夜,堪称最海味、在地的音乐祭,这是2014年第二届蚵寮渔村小摇滚的光景。

时间往回推两年,当时在台北工作的蚵寮人曾芷玲,因缘际会再次回到生养她的故乡,意识到农村偏乡所遭遇的认同感不足、年轻人纷纷到外地工作的困境,因此决定召集筹备音乐现场。原先仅是社区规模,蚵寮当地居民也想着或许能成为在地国中、国小展演的舞台,没想到却意外让「蚵子寮」几个字成为台湾年轻人口耳相传、每年必去朝圣的「在地音乐祭」所在地。

出生云林斗六、现住在高雄的导演施合峰,对于家乡所遭遇的变迁也备感焦虑。当时在寻找拍片徵件主题时,看到曾芷玲关于为何返乡并决定筹备小摇滚的文章,深受吸引──接下来第二届、第三届渔村小摇滚的纪录片拍摄计划,从此成形。

蚵寮居民筹备渔村小摇滚的过程,都被导演施合峰以镜头记录下来,剪接成纪录片《蚵子寮渔村纪事》。这部影2015年开始陆续在各个影展上放映,今年DVD发行,导演同时在台湾各地进行放映与交流,2017年7月初来到青鸟书店。

在影像中可以看见,担任志工的居民或许在过去没有参加过音乐祭的经验,但提到渔村小摇滚,总是特别骄傲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。这是渔村小摇滚特别的地方:重点不在于音乐祭这个形式,而是背后的人事所代表的含义。

渔村小摇滚的成功,除了有返乡青年的推动、当地居民的协助外,还有在地大老的支持。纪录片中,便能看到曾芷玲正和蔡登财会长等人在桌边吃饭、喝酒,乔「乐团名单」。每一届的演出名单可不是随便定下,若是不符合渔村小摇滚的调性,可是会被蔡登财回绝呢!施合峰提到,蔡登财深深了解渔村小摇滚真正的意义,当它从社会营造的规格拉升到全台关注的活动,那幺便需要藉由小摇滚让更多人认识蚵子寮,这个地方发展的历史与面临到的困难。

2014年举办第二届渔村小摇滚时,团队自行规划了刊物《大潮报》,更在观众走向海边舞台的路途中架设「文化馆」,展示过去的相片,由耆老在一旁解说。这样的凝聚力和作法,也影响到音乐人谢铭佑,间接促成台南的南吼音乐祭。

举办完第三届渔村小摇滚后,活动暂时停摆。施合峰说,并不是不再举办小摇滚,而是蔡登财认为办这样的活动需要产生新的效应或意义,不是为了办而办。因此更加期待,第四届小摇滚来临时,又将会有什幺新的火花产生?更重要的是,在这期间,蚵子寮及台湾农村所面临到的问题,是否开始被重视了呢?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