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当好人更难的职业:修bug

时间:2020-07-19

比当好人更难的职业:修bug
比当好人更难的职业:修bug本文译者 Rex -- 目前就读台师大,没事常上网,有空写写程式,关注科技和科学的新闻,喜欢分享看到的所见所闻。 有人说有 bug :「26 楼会议室的灯亮着,去关掉。」bug 里有个提示:「这应该只要花你 5 分钟,不过就是关个开关而已。」你来到了 26 楼的会议室,灯开着,但环顾四周,你找不到灯的开关。 因此你打算自己装个开关,但设计师却过来告诉你说这会毁了整个房间的美感。会议室墙壁是水泥做的,如果用适当的工具,你可以很快装好这个开关,但没人会核准你去购买这些工具;而没有这些工具,安装这个开关至少要花上两天。但他们却又又要求你马上解决这个问题,因为他们怕 CEO 心血来潮来 26 楼逛逛,刚好经过会议室时问道为什幺灯是开的。这时候你开始接到 email,问你为什幺灯还是开的。所以你现在必须停下工作,寄一封群组 email 解释你的情况,而开始了一阵恐慌。你知道光是在电子邮件上讨论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这个 bug 标记着你的名字,也标记着今天的日期,所以要是今天没解决,有麻烦的会是你。因此你爬上了会议室外走廊的天花板夹层里,找到连接到会议室的灯的电线,并一刀剪断。终于,问题解决了。为了平息 email 串上的恐慌,你回报你解决问题的方法。平静了一阵子之后,大家开始关心接下来没有办法再开关会议室里的灯。要是 CEO 想要在那里开会怎幺办?因此,他们要你把电线一路接到地下室,当有人想要开灯或关灯的时候,他们会找你,而那时候你就得跑下去地下室接电线。你对你的老闆提出抗议,但他只说,「是啊,我了解这个情况并不理想。但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解决方法。」 走到这步田地 ,你了解到你只有两个选择:要嘛听他的继续做,要嘛不干了然后再去找别的工作。但你马上想到,就算你换了一个新工作,新老闆还是非常有可能叫你做些同样愚蠢的事情。所以你硬着头皮把电线从 26 楼一路接到地下室,当你抵达地下室时,你看到一丛紊乱的电线从墙壁中窜出,你立刻了解到那些是前人的杰作。你拉好电线,一一贴上标籤,并留下一张简短的便条,向下一个被指派处理这些电线的人道歉。你回到你的座位上,你发现有人留了通讯息给你。QA 又通报了同一个 bug:「我看到灯亮着。」你跑回 26 楼的会议室,灯是关着的。你再一次回到你的座位上,然后把这个 bug 标示成已解决。QA 又一次通报了这个 bug。「房间是亮的。」他们说。在你再次去查看那关着的灯泡后,你去找你的老闆,他却叫你去检查地下室的电线。你抗议你正看着那个灯泡而他确确实实是关着的。老闆告诉你,「我了解,但你这样就能告诉 QA 你完全检查了每个地方。」你回报给 QA 说你检查了灯泡也检查了电线,一切都没有问题,线没接着,灯是关的。 「我没说是灯泡的问题啊」QA 如是说,「我说有 bug 是指房间是亮的,那个房间太亮了,你不是应该拉上遮帘吗?」你反应遮帘不在你的管辖範围内,而且 bug 指明叫你把灯关掉。在跟你不相信你的情况下,QA 寄了一封群组 email,询问遮帘是否属于 bug 的範围。过了好一阵子之后,一个来自 email 串的人打了通电话给你。 「理论上来说,」他们问,「有人要在 26 楼的会议室开会时,觉得房间太亮或太暗了,他们能够自行开启或关闭遮帘吗?」「可以。」你回答。「我的意思是,如果是一个一般人呢?他们不需要问你就能知道怎幺做吗?」「是的,一般人可以,不需要问我。任何人都知道怎幺做。」 「太好了,非常好。那我们就先这样。我会再安排一个站会跟大家讨论遮帘的问题。」好了,这个 bug 解决了。但在听到诸多关于 26 楼的会议室的讨论后,现在 CEO 想要在那里开会。你收到一堆恐慌 email 告诉你他们需要开灯。你到了地下室,接好了电线,回到你的座位上,然后发现迎接你的是 32 封新邮件。「出错了!灯关着!」「这裏有问题!灯没开!」「你到底有没有看到我们寄的 email?」第 32 封邮件:「没事,灯开了」当要关灯时,极为类似的过程再次发生。但好消息是,在那次会议后,每个人都忘记 26 楼有会议室了,所以你也不用再管这个问题了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