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玩、批判,还有同志议题──专访《护家盟不萌?》作者朱家安

时间:2020-07-02

好玩、批判,还有同志议题──专访《护家盟不萌?》作者朱家安

「如果想要批评媒体上那些似是而非的说法,」朱家安说,「学哲学是个不错的选择。」

还在念大学哲学系的时候,朱家安发现不同大学的哲学系所会教授不同哲学系统,但高中生并不知道这件事,选填志愿时,每个哲学系所看起来都一样是「哲学系」。朱家安开始在网路上介绍自己就读的中正大学哲学系,希望为高中生提供一些参考,并且在「哲学哲学鸡蛋糕」部落格中开始推广哲学普及。

「当时取这个名字只有两个重点,」朱家安说明,「第一个是要唸起来好玩,第二个是希望在google的时候这个站可以排在前面。」

「好玩」是一个重要的驱力。朱家安在几年前与其他研究生一起举办哲学营队,来参加的学员从十八岁到三十岁,大多是大学或研究生;在三天的营队中,会有五堂专门的哲学课程,以及让学员进行思考的「哲学大逃杀」活动。营队每半年办一次,迴响很好,但朱家安认为不能因此将此视为「哲学推广已经有了成效」。「身为推广者,我并不预期会看到效果,因为有预期的话,可能就会被同温层里收到的迴响矇骗,产生误判。」朱家安笑笑,「所以既然不确定做这些事的效果如何,当然是觉得哪种做法有趣,就朝那个方向推啰。」

把部分部落格文章集结成《哲学哲学鸡蛋糕》出版后,朱家安开始更频繁地在公共领域阐述看法,并以哲学的讨论方式条理分析、指出某些公共议题讨论当中出现的问题;在朱家安关注的几个公共讨论当中,同志相关议题佔了不小的比例。

「我比较擅长掌握像『性别』这类着重在概念和分析上的议题;」朱家安解释,「而且我觉得在各种性别议题当中,女性主义相关题目的讨论与同性婚姻议题相较,已经比较成熟一点,同志相关议题在公共讨论当中,仍然有待耕耘。」

在几个时常公开针对同性恋及同志婚姻相关议题发言的团体当中,「护家盟」是十分活跃的一个;朱家安2016年出版的《护家盟不萌?》,从书名开始,就摆出与护家盟分佔言论光谱两端的态势。

「会选择护家盟为目标,是因为它们长期以来被呈现得很蠢」朱家安说,「每次看到他们发表的歧视言论或偏激的说法被拿去当新闻标题,我就会想,真的有人真的这样认为吗?身为多元民主社会的成员,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挖掘那些看起来很愚蠢的言论背后更深的理由,才有机会跟反对者达成进一步沟通。藉由专栏和书,我真正希望的,是提出一套讨论及思考的模式,这样才能就公共议题进行有效的对话。」

毕竟不是经过哲学训练就能冷静、有效地讨论,就算是哲学研究者,也有情绪冲脑的时候。「所以重点是要有个环境,让大家在没那幺情绪化的时候可以理性沟通。」朱家安表示,网路目前是个较有可能达成这种目标的环境。「大家或许会觉得网路上的无效沟通很多,但目前在网路上进行的沟通量实在很大,所以其中有效的例子其实已经很多。况且,『网路』是个概括说法,利用网路进行的沟通,速度其实有很大的差别,」朱家安解释,「例如写mail,可以用一天慢慢整理想法,一次把整篇讲完寄出去,但用脸书传讯息,就会觉得要马上回覆──这种速度也会影响沟通效率。我认为网路上的公共讨论发展还很年轻,科技会协助我们解决沟通效率的问题。」

朱家安认为科技会成为言论自由及公共讨论的助力,也认为在民主社会当中,人人都应当负起某个程度的政治责任。「我认为哲学对沟通有帮助,而沟通对民主社会有帮助。」朱家安道,「民主可能是人类发展的最后一个政治制度,要把公民教育的水準提高、让社会讲道理,才能提升政治人物的水準──汰换掉不适任或停止沟通的政客,换上更合适的人。」

提升公民教育、形成一个讲理的公民社会,是个必须跨学科一起努力的工作,也是朱家安持续推动哲学训练、协助大家建立沟通能力的原因。不过,「办活动时的沟通超讨厌的啊;」朱家安说,「因为那不是要讨论出什幺结果,只是要同步讯息而已,很无聊。」

但,倘若要把哲学训练放进学校,需要进入教育体制的话,这类「沟通」可能无法避免。「我认为教育体制的确应该要加强哲学,不过我并没有进入学校的打算。」朱家安耸耸肩,「嗯,其实我是讨厌行政工作啦。这不好玩啊。」

相关推荐